“虚拟儿子”救夫,不能说清的爱恨之旅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03 16:09

钟红当年是个漂亮时髦的上海姑娘。17岁那年,她在上海交大读书时与电子系的王雪尘相识相爱。王雪尘是安徽农村人,家境贫寒。可他的勤劳善良、聪明踏实却让钟红一见倾心。身为高级知识分子的钟红父母也没有嫌弃这门亲事。

钟红在报社当记者,王雪尘则在某大型计算机公司做技术员。两人都是事业型人才,为了更好地奋斗,相约做一对丁克夫妻。

虽说不要孩子,但钟红曾两次怀孕,一次是在蜜月里,她没有任何犹豫就做了人流。而第二次怀孕是在29岁那年,钟红迟疑地征求王雪尘的意见: 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?万一你将来想要,不是想生就能生的。 王雪尘说: 你放心,是我不要孩子的,怪不到你头上来。

可是随着年龄增长,王雪尘开始强烈地渴望要个孩子,他做父亲的欲望越来越强烈。

钟红把母亲的好友 袁姨的女儿柴婕介绍到丈夫的公司。

柴婕刚刚大学毕业,本来打算和男友一起去澳大利亚留学,但是她家境一般,凑不齐学费,只能忍痛让男友独自去了国外。公司本不需要人,可看在钟红的面子上,王雪尘还是接收了柴婕。不久,王雪尘提出请求: 忘掉我当年的豪言壮语吧,给我生个宝宝,求你了。 钟红笑了: 别装可怜了,我给你生。

经过三个月的治疗、准备,钟红终于成功地进行了人工授精,有了妊娠反应。可是就在他们期待孩子降临时,钟红却发生宫外孕大出血。

这场意外消耗了钟红的元气,她开始埋怨王雪尘当年的流产决定。王雪尘也心烦意乱: 如果当年你坚持要生的话,我还能把孩子扔出去?你自己也不想要! 多次争吵后,两人感情渐渐变得疏离。王雪尘开始有意地躲着钟红,经常在单位加班,有时甚至夜不归宿。

袁姨得知女儿竟和王雪尘搞在一起,把柴婕连骂带打,还特地来钟红家道歉。钟红一病不起,憔悴得让王雪尘心碎。

喧嚣的日子恢复了平静,王雪尘每天都早早回家陪伴钟红。钟红对自己不能生育耿耿于怀,越来越不自信。一个月后,王雪尘哭着抱住钟红: 你说我该怎么办?柴婕怀孕了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,钟红默默地流泪,心中一片悲凉。几天后,柴婕打来了电话,说她已经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。王雪尘很难过,但也无可奈何。他给了柴婕30万元作为补偿。不久,柴婕离开上海,远赴澳大利亚。

钟红坐在窗前,整整6个小时之后,她想清楚了一些事情:第一,她深深地爱着王雪尘,不想离开他;第二,她吃苦耐劳地帮他实现了理想,她不想放手这份事业;第三,王雪尘一心想做父亲,所以她必须另辟蹊径帮他实现这个愿望。

钟红明白,孩子的问题迟早是要面对的,就在她想再做一次试管婴儿的时候,公司遭遇了灭顶之灾。这些年由于电商的冲击,公司业务本就缩水不少,只有一些老客户还保持着关系。可随着招标制度的公开透明化,公司业务呈现断崖式下降。再加上一批货出了质量问题,对方要求退货并提出天价赔偿。种种打击一下子压垮了公司,王雪尘和钟红奋斗了多年的事业,就此轰然坍塌。

王雪尘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中,倒在沙发上放声大哭。他说他是遭了天谴,让两个女人给他打掉了三个孩子,才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钟红突然觉得,王雪尘心里一直就没有放下过那个孩子,可能也没放下过柴婕。

当王雪尘再一次醉得不省人事,被朋友抬回家中时,钟红做出了决定。辗转要到了柴婕的电话,拨了几次又挂掉。但最终,她还是鼓足勇气打了电话。

柴婕接到钟红的电话很意外,当她听钟红说明原委后,淡淡地说: 我已经结了婚,有了小孩。现在我过得很幸福 你们夫妻的事情已经与我无关了。 原来柴婕到了澳大利亚后,和前男友很快重归于好。同居没多久,柴婕就怀孕了,两人结了婚。

王雪尘的腹部剧痛,送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,肝部长了血管瘤,已经破裂,腹腔内大出血。大夫立刻安排了手术,幸好手术很成功。如果没有合并症,一般术后恢复很快,半个月左右即可出院。可第二天王雪尘的腹内又开始大出血,他一口接着一口吐血,最后昏了过去。医院全力抢救,可他的心跳脉搏越来越弱,最后全部消失。医生无奈地摇摇头,示意护士宣布死亡。

钟红扑在丈夫身上放声痛哭,突然觉得,从前的那些恩怨情仇,与生死比起来,根本算不得什么。突然钟红发现雪尘的手在床单下轻微地动了一下,钟红尖叫起来: 大夫!大夫! 医生也发现了王雪尘的生命迹象,再次进行抢救。钟红对着王雪尘的耳朵大声说: 王雪尘,你醒醒,你有孩子了,你有孩子了

奇迹发生了,雪尘的眼睛竟然微微动了一下。终于,血止住了,钟红硬着头皮编了个故事: 柴婕没打掉孩子,把孩子生下来了,现在在澳大利亚,是个男孩儿。 我雪尘泪如雨下,一遍遍念叨着: 儿子,我有儿子了

得知自己真的有骨肉在世,王雪尘的身体奇迹般地恢复了。他问钟红: 孩子叫什么名字?长得像谁?有照片吗? 钟红只能哄雪尘说: 你先恢复好身体才行。还有,他们母子在国外最需要经济支持,你得养好身体,重建公司,给儿子一个好的未来! 看着为儿子兴奋不已的丈夫,钟红思前想后,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与柴婕联手,帮助丈夫度过低谷。

钟红再次给柴婕打电话,说了与丈夫的生命攸关的虚拟儿子计划,恳请她帮忙。柴婕惊讶地说: 你怎能撒这样的谎?我不想再掺和到你们夫妻之间,我丈夫不知道我以前的事,我不想闹得家庭不愉快。况且真相总要大白于天下,那又是个不堪的局面,我不想趟这浑水 柴婕说得有道理,钟红只能无望地挂上电话。

逐渐康复的王雪尘开始催促钟红从柴婕那里索要儿子的照片,还兴致勃勃地设想着事业的蓝图。见丈夫好不容易振作起来,钟红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袁姨家。袁姨婉拒了钟红的要求。钟红绝望地大哭: 求你看在我的份上,帮帮这个忙吧。以后的事我全力承担,绝不会让你们为难的。 袁姨被钟红的一片痴心感动了,终于答应帮忙劝说柴婕。

王雪尘开始四处打电话,向亲朋好友们宣告他有儿子了!钟红表面上装作很大度,其实心中更加不安,这回真是骑虎难下了。

圣诞节,钟红终于接到柴婕的电话: 我妈也打电话劝我了,我挺佩服你的,你比我更爱雪尘。我愿意帮你,但是我不能保证永远隐藏真相 钟红连忙保证: 只要眼下能让他开心,能让他的病好起来,以后我保证不让你们为难。 柴婕说: 那把你的电子邮箱告诉我,我给你发孩子的照片。可我有个问题,如果说是雪尘的孩子,那根据时间推算得有一岁了,可我的儿子才四个月,怎么办? 钟红想了想说: 雪尘不会想那么多的。

第二天,钟红把柴婕发来的照片打印出来给雪尘: 这是你的儿子,小名叫LEMEN。 王雪尘仔细地看着儿子的照片,热泪盈眶。果然,沉浸在喜悦中的他没有追问太多。

元月,身体已经初步恢复的王雪尘回到家中休养。他找钟红要柴婕的电话。钟红平静地问: 你想和她单独联系吗? 王雪尘笑着说: 你别多心,我是想谢谢柴婕,毕竟一个年轻女孩儿做出这样的决定不容易 钟红把号码写出来就识趣地走出了家门。

钟红在外面转了很久,她不想听见丈夫在电话中和柴婕说了什么。漆黑的夜里,她走得跌跌撞撞,委屈如苦涩的胆汁溢满了她的口腔。

回到家王雪尘见钟红的脸色不太好,拉着她的手说: 你永远是我的老婆,没什么可以改变。 又笑着撕碎柴婕的电话号码: 以后还是你和她联系吧。

身体康复后王雪尘重新成立了电脑公司。他把业务从硬件销售转移到日常维护上,并把从前的客户都联系起来,没日没夜地工作,凭着积累下的人脉,公司很快有了起色。

4月,王雪尘提出想去看看儿子。钟红紧张不已地给柴婕打电话。柴婕无奈地说: 我很快就会和丈夫一起回国探亲,到时候雪尘就会知道真相的。 钟红沉吟半晌,决定跟丈夫说明一切。

回到家里,王雪尘正在收拾行装,还买了一堆玩具和小孩子的衣物。钟红知道再也无法隐瞒,拉着丈夫的手说: 我们不用出国了 得知真相后的王雪尘傻了,冲钟红咆哮起来: 不用借这个儿子我也死不了,可你却骗了我两年!你真是个恶毒的女人!

对于婚姻,钟红仁至义尽;对于丈夫,钟红呕心沥血。她写好了离婚协议书,签了字,收拾了行李,离开了这个家。

钟红去了丽江,又去了西藏,这一游荡就是两个月。见到那么多人,走过了那么多地方,钟红的心胸豁达起来,她发现,以前自己太看重家庭生活的小圈子。走出来,才知道世界海阔天空,除了爱情,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。

当钟红和大家一起入住大昭寺的酒店时,竟在酒店门口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原来是雪尘!他迎着钟红慢慢走来: 我是来负荆请罪的。你还真想抛下我一个人独过后半生吗?

王雪尘说,钟红走后他就后悔了,在见到柴婕后,他知道了钟红为了他所做的一切。他天天到钟红娘家求情,最后终于感动了两位老人,把钟红的行踪告诉了他。他说: 以前的事,全是我不对,求你原谅。 他跪下了。

一路走来,一起旅行的朋友们都听过他们的故事。见他如此诚心地认错,大家鼓起掌来: 钟红,原谅他吧,我们给你作证。 钟红流着眼泪扑进了王雪尘的怀抱。

晚上,钟红建议再去进行试管婴儿。王雪尘坚决不同意: 不行,我绝不再让你冒险了!我们去领养一个孩子吧,等孩子长大,我们老两口就相依为命! 他们到合肥市的儿童福利院,领养了3岁的女孩儿文文。一人牵着女儿的一只小手,走在阳光如炽的林荫道上

编辑:小东